这字叫鸠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安雷】关于我家那只脾气不好的猫

骑士无论做什么事都拥有绝对的自信。

“老板我要这个好了。”

“诶!可是这只是我们店里脾气最不好的...”

“没事,我就要这只。”年轻人有着很温柔的音调,这让他显得非常能干。

睡着的黑猫迷迷糊糊的,缩成球似的一团,发出软绵绵的一声:“喵呜~”

不知道这只奶猫醒来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喵呜!喵呜!”

“还真的是很凶狠的猫呢,恶党...”安迷修看看自己手背上被抓出的痕迹,好在猫咪还小,力气不是很大。

做了一点伤口处理之后,安迷修端来一碟加热过的羊奶。

“来,喝吧。”

“喵!”哼,我才不会喝呢!

羊奶的气味逐渐散发在空气中,黑色的小猫咪咽下口水,“好香...喵呜!不能向敌人低头!”

看着小猫咪一直不喝,以为是不爱喝羊奶,于是安迷修伸过手想要端起碟子。

突然,小奶猫扑了上来,软软的肉垫使劲拍着“敌人”的手臂,“喵呜喵呜!”

给我放下,贱民!我要喝,我要喝!

还沉浸在奶香味里的猫咪幸福地趴在安迷修的腿上,享受着按摩服务。

嗯?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敌人?

管他呢,喵!

黑色小猫咪已经接受安迷修了,并且很习惯地在他家安定下来。

安迷修经常为他羊奶、小鱼干,还有超——棒的按摩服务。

但是......

“喵呜!喵喵!”浑身都炸开的猫咪非常抗拒洗澡。

听着,安迷修,快把喷头放下!不然我永远都不理你了!铲屎的听到了没!

安迷修没办法,只好强制地把猫咪抓过来放在满是泡泡的浴缸里,并且引发了一系列惨案。

“喵呜~”洗完澡的猫咪还在追泡泡,安迷修...大概也是洗了一个澡吧。

“唔...雷狮...”日行午睡的时候,深陷梦境的安迷修念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名字

猫咪听到这个名字突然打了个寒战,它露出非常不爽的表情。

然后一爪子拍到他的脸上,拍醒了非常懵的安迷修

“喵呜!”

雷狮是哪个小贱人!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猫了!

安迷修开始早出晚归。稍微长大一点的黑猫真的怀疑安迷修是不是真的背着他在外面找猫了,而且比他更凶!

不止一次,它看见安迷修在半夜包扎伤口,而且每一次都会有新伤。

有这么一瞬间,它觉得自己现在头上跟那奶粉罐子上羊吃的草一个颜色

特喵的。

猫咪也有喵权,讲究一奴一喵制!

安迷修又出去了,猫咪也从窗户翻了出去。

安迷修走过一条有一条黑漆漆的巷子,隐在黑夜里的猫咪也跨过一个又一个屋顶。

笨蛋安迷修这是要去哪?

“嘣——”夜里也会有穿透耳膜的枪声。

猫咪突然感到恐惧,一股强烈的不安蔓延在心里。

“渣渣就是渣渣,都那么多次了也不吸取教训”金发少年手里拿着一根特殊的材质的棍子,一副少年英雄般的姿态。

不过他本人绝对不是什么可笑的英雄。

“......”被打在地上的安迷修说不出清晰的话。
“把...”仿佛大吼着可以把时空重新倒流,让这里的悲剧不再发生——

“把雷狮还我啊!!”

把那个自大的雷狮还我啊

把那个自由的雷狮还我啊

“把我的雷狮..还我...”

绝望的哭腔里还带着一丝卑微的祈求。

嘉德罗斯蔑视着倒下的安迷修,突然跃出一只黑色的猫咪拦在他们之间。它耸起自己的背,立起自己所有的毛,像是在威胁靠近者

那份记忆睡醒了,黑猫想起他是安迷修口里的恶党,是他呢喃的雷狮,是他的恋人...

他就是雷狮

之前愿意为安迷修挡下致命一击,如今也会一样

11

嘉德罗斯感觉有点好笑,“哈哈。”

“真是愚蠢。”眼睛透过猫弱小的躯壳,看到里面凶恶的灵魂,“你居然还愿意为他挡刀。”

“可是现在的你怎么挡的住呢?”

“喵呜。”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这样干,我不能看着他死在我面前。

“......”

嘉德罗斯没有杀死他们,只是留下一句:

“傻得没救了,渣渣。”

12

雷狮舔了舔安迷修手上的伤口,用头去磨蹭他沾满血迹的白衬衫。

突然,一只手抓住他的尾巴,那是每只猫最敏感的地方

“喵呜!”

“笨蛋...”熟悉的温柔带着令人难过的沙哑。

万一你又死了怎么办,我会难过好久的。一直都这样,你永远那么自私。

“喵呜...”猫咪蹭了蹭他的手指,像是在认错。

是啊,我太自私了。因为看不得你死之后自己难过,我就代替你去面向死亡

你也是,那么自私...雷狮贴着安迷修无力的躯体,哽咽“如果你今晚死了,谁来继续喂我,伺候我...”

喵呜

如果你死了,我也会难过。

13

太阳出来了。

这又会是新的一天——

关于一只猫,和一位骑士。








雷文啊......
逻辑是不存在的。
或许还会有安喵x雷狮吧?)

你坐着为王

以这白苍作为信仰

祝叶神20岁生日快乐

荣耀,永不散场!!